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乐文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星辰之主

正文 第八百七十三章 识别码(下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原域名已经作废,请记住新网址:www.lewen678.com
    >        第八百七十三章识别码(下)

    唐立问起是否“有底”的问题,庞铁山那边有面甲遮挡,看不到表情,也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但这种沉默,并非高冷到彻底无视了唐立和他的问题,而是抓紧时间快速搜检系统。

    “高威胁人员”瞒过了“快火”“八爪”,大概率是识别系统底层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为什么出问题?

    归根到底有两种可能:一种是权限覆盖,一种则是权限破解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核心就一个:权限。

    “太阳系开垦团”流播出来的智械融合改造技术,从本质上讲是一种赐予,是一种立场和特权共同决定的技术体系。它在地球的产业链中是没有根基的,之所以能够运转发展,“开垦团”的授权是核心。

    “开垦团”到达太阳系也有将近40年时间了,经过这么多年观察分析,大家也都心知肚明,那边不会在意什么好人坏人,初代二十四个大执政官里,至少有一半以上给地球各区域的人们带来了恐怖绝望的统治。

    至于高威胁低威胁什么的,大部分时间也无意义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高低好坏的标准,都是以地球原住民为参照,“开垦团”高高在上,又何必在意?

    唯有对“权限”的侵夺,才是那边最关心的问题,因为这关乎他们的统治、威严……以及安全。

    智管中心设立、存在的意义就在如此。

    正因为涉及最底层的权限问题,庞铁山无论如何不能轻忽待之,否则智管中心多半还能存在,他本人存在的意义大概率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庞铁山快速搜检系统的时候,唐立的问题如影随形,而且特别讨厌,一下子就卡住了脉搏:

    “有权限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法非常恶毒,至少庞铁山是这么觉得的。

    袭击者如果有权限,就证明智管中心“授权代理商”的工作不合格,将改造技术交给了一个袭击政府官员的高威胁分子。

    可如果那家伙没有权限,就证明一个袭击政府官员的高威胁分子,通过什么渠道将智械改造技术的权限破解掉了,以至于能够在“快火”和“八爪”系统的覆盖下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种,对庞铁山乃至智管中心来说,都是非常操蛋的事儿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非要让庞铁山选择,他会选择前者。

    智管中心“授权代理”一直挺乱的,全球范围都是如此,能够严格管理的经营商哪有那么好找?可见不可见的,尽是利益纠缠,各种权钱交换,符合现阶段群魔乱舞、诸方割据的格局。岂不见智管中心往来折腾了这几十年,最后还是采用“宽进严管,逐年淘汰”的方式?

    这就是一种事中和事后管理,对相关技术流转的严密性根本不抱希望。

    嗯,最重要的是,“开垦团”也不在乎,只要“恩出于上”,完全由他们授权、统摄、控制,就是被允许的。下面各方势力,你多拿一点,他少拿一点,再为此打出狗脑子,“开垦团”也不在乎;可一旦有哪些脑子不清醒的,对“开垦团”有什么想法,影响了那边的超然地位,相应智械义体的使用权限,将会在第一时间被收回——最多就是为“开垦团”大老爷们提升一点儿趣味性。

    要的就是这么个效果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后者,即“权限破解”,能够瞒过“八爪”和它背后依托的检测系统,就证明智管中心在东七二五区的本地管理,很大程度上是无效的,“智械改造”成为了反抗组织、黑商的可控技术……至少是有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那他们这段时间忙里忙外、抓人扫荡又图得什么?

    系统反馈之前的短暂时间里,庞铁山心绪念头起伏波动,心理压力还是挺折磨人的。

    而最终,系统给出了答案。看到答案的一瞬间,他脱口而出:“有权限人员出入,存在授权改造手续!”

    说完才觉得太沉不住气了,便咳了声:“我的意思是,系统有显示其他人员进入相关区域,但是忽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唐立跟进得很自然,好像只要抓到袭击者,那缥缈的恶意便不会落地的样子。

    庞铁山犹豫了一下,还是叫出那个名字:“李义生,具有b类权限,应该是因为这个才没有被系统划入威胁人员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庞铁山就有点发虚,眼皮也开始跳动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很陌生,像这样的高威胁人员,又掌握着b类权限,最起码都是暴力机关的副职,他怎么都应该有点印象才对。

    唐立在旁边沉吟:“b类智械赋能,如果不是重度残疾,就一定是暴力机关人员,并拥有执法权限……李义生?在局里数据库搜一下这个人,绝大部分暴力部分暴力机关执法证都是由我们提报的,再和司法局联系一下,看他们最后审核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他这些话,好像是在吩咐谁,又好像是在整理思路,至此几乎就要打电话出去了。

    可转眼,他就又是恍然的样子:“康执政治下,应该不存在向个体授权?是了,所有人都要依托一个合法组织,不管是政府部门,军方还是企业。嗯,企业可以排除,他们最高也只到c类,没有执法权,需要临时授权……李义生是哪部分的?”

    在唐立呜拉呜拉说话的时候,庞铁山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,冷冰冰回了一句:

    “军部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正在指挥合围的柳学志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这几乎已经是明明白白的警告了:收手吧,这事和那些兵头子有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不管是庞铁山还是柳学志,甚至都已经有了些猜测:今天中午,物流园那边,不就是涉及某位兵头子吗?

    那位“南境长城”是干得出来这种事的。

    哪怕对着内务局和智管中心高层,一连炸了三枚榴弹,多少也有些丧心病狂就是了。

    车厢里安静了片刻,唐立似乎也想到了某种可能性,隔了几秒钟就听到他低细的声音,好像是又一次自言自语:“这样啊,怪不得第一发落空,后面两个只炸车,稍微偏转一下角度,这边至少要放倒一半人。”

    这般语气,应该是放缓了。

    庞铁山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下,柳学志却是头皮发紧:这种该死的‘松弛感’……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见,唐立貌似困惑地偏转了视线,盯住庞铁山仍被面甲覆盖住的脸:“军部的人,对友方单位使用榴弹发射器,不只是我们内务局,你们智管中心的也在,‘八爪’系统不提示也就罢了,这种危险行为不锁权限吗?”

    柳学志闭上眼睛:完蛋!

    之前就让庞铁山眼皮跳动,心里发虚的可能性一下子被捅上了水面:

    李义生这个陌生的名字,大概率只是一个“壳”,只是将对应级别的改造作为掩护,紧接着就通过其他方式,跳出智管中心的监控体系,方便做事。

    本质上,这还是非法改造,而且是性质更恶劣的那种。

    这是“权限覆盖”和“权限破解”两个糟糕可能合为一处,形成了更糟烂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且,这还没完!

    庞铁山忽然醒悟了另一件事:“李义生”是跑了没错,如果彻底跑掉,还有机会,大家怎么解释都行,比如反抗军的阴谋之类;可如果那人死在了围堵之下,还是内务局下的手,他这里连尸体都捞不到,最后来个解剖分析,军部还有智管中心都要被动了。

    当然,军部大可以甩出来一个替死鬼,那位“南境长城”大概率已经准备了类似的人员,智管中心也可以。可到那时候,他庞铁山是继续冷眼旁观和分析,又或者是被丢到最前面去,那就说不定了。

    而比这些还要糟糕的一种可能性就是:活捉!

    庞铁山忽然发现,一个与中午物流园唐立面临的两难处境极为相似的局面,就摆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智管中心是要追究军部责任,还是两家合力一起含混过去?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,那么智管中心与康执政官为首的本地势力多半要有冲突。汤宇上校不只是个兵头子这么简单,他凭借南边那一个师的兵力,已经是这个本地割据势力的上层人物了,所以他能用这种方式给自家手下“争取利益”,而这种方式在军部、在康执政官治下,绝对不是个例,如果深究,这一下子就可能捅到马蜂窝。

    而如果是后者,那就是给自己埋雷。尤其最近还是定期检查时段,所有经过授权的人员都要轮流到智管中心隔离检查,除了本级检查之外,还有上级抽检。想要把这事儿含混过去,本级别很难做到,最少也要惊动到大区总监那一级。

    中午物流园那一档子事儿,已经让那位方维贤总监“偶露峥嵘”了,再露……

    怕不是回旋镖打脸?

    也是这个时候,唐立的沉吟似乎已经有了结果,他扔掉了沾着血迹的湿巾,好像忘记了刚刚受到三枚榴弹轰击的危险局面,直接推开车门:

    “我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这种动作,代表了什么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庞铁山脱口而出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唐立瞥他一眼,没有搭理,径直出去了。

    庞铁山想伸手拽住他,但只是犹豫了一下,就只能眼看着唐立下车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无论如何不能矜持,庞铁山紧跟着就出去。

    至于车厢里的柳学志,就觉得手里的指挥话机好像刚过了一遍火,烫得几乎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</p>

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</p>

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/p>
原域名已经作废,请记住新网址:www.lewen678.com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